520农运30年 从冲撞到走入体制
时间:2020-06-05 出处:B生活权
520 农运届满 30 週年,当年为了争取农民权利,大规模上街抗争,甚至被打的头破血流,时过境迁到今天的农业运动,从议题到运动的方式,都有了不小的转变。30 年前的 520 农民运动,起因是来自于当时的政府决定扩大开放外国农产品进口台湾的数量与种类,引起大多数农民的质疑和恐慌,民众在立法院前与警方爆
520农运30年 从冲撞到走入体制

520 农运届满 30 週年,当年为了争取农民权利,大规模上街抗争,甚至被打的头破血流,时过境迁到今天的农业运动,从议题到运动的方式,都有了不小的转变。

30 年前的 520 农民运动,起因是来自于当时的政府决定扩大开放外国农产品进口台湾的数量与种类,引起大多数农民的质疑和恐慌,民众在立法院前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521 凌晨,宪兵队展开驱离行动,介于警民之间要求和平的学生首当其冲,遭到殴伤、逮捕。但被驱散的群众仍与警方发生零星的冲突,总计上百人被捕、近百人被移送法办。

520农运30年 从冲撞到走入体制

要谈到近年来的农运,不能不谈到台湾农村阵线。农阵自 2008 年底成立,后来在协助苗栗大埔土地徵收案而声名大噪,成为近年来农运最受关注的团体之一。

民进党立委蔡培慧就是农阵的发起人之一。她说,与过去农运老前辈比较,其实近代农运的主轴并没有改变,在 1987 年就有非常多人因为产销失衡、肥料价格上涨等问题,以及希望农业从粮食作物转型到经济作物,凝聚成集体的力量。

即便曾经为了抗议大埔案被警察抓,送到地检署複讯,被警察拖上警备车丢包无数次,甚至为了参加农运而发生重大的车祸意外,在医院躺了好几个月。但是,蔡培慧说,30 年前的前辈们走上街头,压力绝对远胜于年轻一代很多倍。

除了面对的压力不同外,蔡培慧认为,30 年前的农运,对话对象主要是政府,现在的农运对话对象不只政府,还有很多一般社会大众,因此现代农运除了农民声音要被听到,还要让社会大众了解,维护台湾社会环境的重要性。

加上网路科技的普及,讯息传播的速度等比级数的加快,也让农运必须走上科技化的路,并掌握网路声量。

不过,无论是 30 年前的农运,或是近 10 年来的农阵,许多参与者都被外界认为与民进党较有关联,因此在 2016 年民进党二度执政后,农运的发展也产生了不小的转折。

农阵前理事长徐世荣说,虽然他离开了农阵,但实际上仍在关注当时农阵的两大重心问题,包括土地徵收、保护农民等,只是不再拿着农阵的旗子而已。

他说,外界看农运的力量,好像一下子消退很多,那是因为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把很多农运的想法都带进去行政部门,环保署副署长詹顺贵也在环保署做了很多事情,现在的行政部门不像国民党执政时期,因此农运力量的消长,也要与行政部门一起考量,当行政部门接受部分农运理念,外部压力不像以往,不需要再持续抗争。

面临转型的农阵,目前正在进行组织重整的工作,现任理事长洪箱,是来自于苗栗后龙湾宝的农民。她说,农阵未来会持续关心农民议题,并且关心水资源问题,毕竟现在台湾非常缺水,最先被牺牲的就是农民,这样未来农民怎幺生存下去。

面对政党轮替后,农阵上街头的次数似乎大幅减少,洪箱说,如果能够好好地讲,又有谁想要上街头。她说,蔡培慧就是政府沟通的管道之一,常常协助农民解决问题,既然如此,又何必一定要走上街头。

不过,洪箱对于政府大力推动的前瞻基础建设计画,也有不小的抱怨,她认为,如果真的推展下去,恐怕土地徵收问题会影响许多农民的权益。

从体制外踏进体制内的蔡培慧说,为农民服务才是最核心的事情,不管在哪里做事都会面临压力,那就一关一关去走过。

蔡培慧说,进入体制的好处,不论是帮助小农、农保、农民职灾、食农教育法、有机农业促进法顺利三读等问题,都还是比较有进展的。

走过农运 30 年,从过去的体制冲撞,到现在农运成员登堂入室的走入政府部门或国会殿堂,农运议题渐渐受到执政者关注,也算是维护农民权益的一大进展。



上一篇: 下一篇: